资质诱惑引发内斗“大长安”重组陷僵局

编者按:这是一个令人焦虑的春节,江西景德镇昌河汽车公司的员工们在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停工之后,正忐忑地等待新的公司领头人。

此次停工缘起于员工反对其母公司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把昌河汽车下属的昌河铃木轿车生产资质,转移给即将和长安福特分家的长安马自达合资公司。而且此前,转让方案没有通过昌河汽车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就上报给发改委。在误会、封闭、不透明的公司氛围中,多方利益的暗战也最终让中国长安启动的内部资源重组大戏暂时以悲剧收场。

一项生产资质引发了一场公司内斗,中国长安并购昌河之后到底留下了怎样的管理隐患?未来的昌河汽车将如何“修复”与母公司中国长安的关系?在中国长安重组箭在弦上之时,一场资源僵局又将如何打破?

1997年入职的昌河汽车工人左斌(化名)度过了一个最为难熬的除夕。他与6000多昌河人一样,焦急地等待着被他们视为家的昌河汽车能在春节之后顺利地选出让职工放心的新公司带头人。

从2012年1月13日开始,总部位于江西景德镇的昌河汽车爆发了大规模的停工事件。此次停工缘起于,员工反对其母公司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长安”)意图转移昌河汽车的生产资质一事。

1月16日晚,停工事件最终以中国长安退让暂时告一段落。中国长安和江西景德镇市政府发布了联合公告,宣布维持昌河汽车公司的目前格局,并免去李黎总经理职务,表示会尽快从昌河汽车内部选出总经理。

从2009年年底, 中国长安重组中航旗下哈飞、昌河汽车之后,中国长安内部整合走到了“最后一里路”,但却在多方利益的暗战下戛然而止。

愤怒的昌河

昌河汽车不复存在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击溃了这些正在上班的一线工人。最终,中国长安免去了李黎总经理职务,还承诺尽快从昌河汽车公司内部产生总经理。

“1月12日,当员工听到昌河汽车的生产资质要被中国长安转移的消息后,情绪就不稳定了。” 1月18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昌河汽车人士对记者说。

而在被昌河人视为,中国长安要掏空昌河汽车的“内部”消息蔓延之时,中国长安派驻昌河汽车担任总经理刚刚两年的李黎却并不知道昌河人的愤怒情绪正在发酵。此时的他,已经带着2011年昌河汽车扭亏为盈的成绩单来到北京参加中国长安总部一系列会议。

熟悉中国长安内部会议流程的人士表示,会议室内屏蔽了手机信号。13日下午的会议持续时间很长,从技术上而言,李黎几乎已经失去了获得企业不稳定信息的机会。

而此时,各种传闻开始在生产线工作的左斌等工人耳中传递:“昌河汽车旗下的合资公司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将会取消,昌河铃木将被长安铃木合并,从此昌河汽车也将不复存在。”

尽管昌河铃木与长安铃木会整合的消息,从中国长安重组昌河汽车开始就在流传,但是昌河汽车不复存在的消息却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击溃了这些正在上班的一线工人。

13日晚上7点,左斌等人朝着有些简陋的昌河汽车办公楼前聚集。而在微博上,昌河汽车工人聚集的情况也开始不胫而走。本报记者在第一时间获得了信息,并与中国长安和昌河汽车方面的人士进行了求证。此时的李黎也在喜悦的年会气氛中被泼了一桶冷水。

13日晚上22点13分,李黎在回复记者的短信中写道:“重组企业的发展真是不容易,希望多关注和支持昌河汽车!”

13日的聚集事件虽然在当天晚上九点多落下了帷幕,然而一切却远远没有结束。

15日,李黎面临了一生中最为凶险的时刻。一位昌河内部人士表示:“李黎可能挨了三次打!”从流传到网上的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出,回到景德镇的李黎与昌河汽车职工的对话并没有达到任何效果。而且在愤怒情绪高涨的工人动手之后,情绪失控的李黎也有一些过激的言词表现,这导致职工情绪进一步激化,场面几乎不可收拾。

上一页01020304下一页单页阅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资质诱惑引发内斗“大长安”重组陷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