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寒意大型车企资金链没有断裂之虞?

 10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在清华大学附近进行的一堂企业运营沙盘推演课上,一场针对虚拟资本进行投资的游戏刚刚结束。

主讲吕老师发现,那个令他惊奇的现象愈加明显了。

在过去几年中,他在不同场合对不同学生讲授了上千堂沙盘推演课。

早前,学员们充满冒险精神,他们不愿意放弃虚拟的机会。不过,这个现象在最近一年中发生了变化。

学员们的“投资风格”突然保守了许多。“应该是宏观经济形势直接导致了这一变化。”吕说。

显然,即使是面对游戏中的虚拟资本,来自不同企业的学生,也无法掩饰自己对资金链的现实担忧。

成本上升、出口下降、信贷从紧、人民币升值等因素,让企业资金链在过去一年多时间中饱受折磨,时下蔓延的金融危机,也正让它们“雪上加霜”。

如今,还有多少企业敢说自己的资金链宽松一如往常?

萧瑟寒意

进入2008年,除沿海地区众多出口行业外,越来越多的行业开始诉说对资金链绷断的担忧。

“接下来如果有大型房地产企业倒下或者被收购,我并不奇怪。”奥纬咨询大中华区总裁曾伟民对《第一财经日报》说。显然,由暖乍寒的房地产行业资金链的紧张程度,没有其他行业能够匹敌。与之相关的行业也受到波及,据公开资料,一家著名地产企业被供应商地板企业指责拖欠货款,这让饱受金融危机之苦的地板业日子更加难过。

“大型汽车企业的资金链没有断裂之虞。”一位汽车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汽车企业日子好过,“产能闲置,利润下滑,流动资金不够,它们会有相当的压力。”曾伟民对本报记者说。

供应商企业的日子更难过,它们更加分散,规模也小,在接受制造企业转嫁的压力时,它们对上游企业没有更多的话语权,也没有其他的手段对下游转移压力。生产转向器的浙江长城转向器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公开表示,中小零部件企业已经很难把握自己的命运,有不少企业破产,主要集中在紧固件行业。“今明两年将大浪淘沙,现在很难说谁能挺过去。”

而汽车经销商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今年6月底,浙江汽车经销商杭州众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欠贷金额超过1.1亿元,杭州的一位汽车经销商对媒体说,银行银根收紧后,很多经销商的资金周转出现很大困难。

一直得风气之先的IT通讯行业也受到影响。行业分析人士吕伯望对本报记者表示,20多家上市公司不会有大问题,但那些没有上市、自身盈利模式不是很清晰的企业开始面临困难。一批投资、市场“两头”都在海外的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不少IT企业都开始裁员。”好投网合伙人户才和对本报说。

“总体来看,医药行业受的影响不太大。”证券分析师贺菊颖对本报说,不过“医药流通企业受影响较大”。

发电企业和化工行业资金链紧张情况也并不鲜见,特别是发电企业。众多消费品企业也开始过上苦日子,“中小啤酒企业资金压力很重。”分析人士闫治民对本报记者说。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资金链开始断裂,如中纬积体电路(宁波)有限公司、芯片企业凯明、印染企业江龙控股、华联三鑫石化、合俊集团、燕牌乳业,关门大吉的江浙以及广东等地出口企业更不在少数。

宁波民企老板黄玉强对媒体表示,面临资金困境的不仅仅是那几家被媒体曝光的公司,那些仅仅是民企资金财务危机中的冰山一角。

成本上涨

企业资金链为何一片萧瑟寒意?多种合力使然,成本急剧上升是关注较多的一个。

2007年以来“山寨机”销售火爆,但看似热闹的山寨机市场竟然也已处在极度深寒之中,原材料价格上涨,而企业却不可能提高出厂价,有不少企业已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以低成本生存的山寨机尚且如此,其他行业的难以幸免更容易理解。

“劳动力以及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让企业利润缩减。”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技术产业组首席研究员龚炯对本报记者如是说。“公司上半年实际利润潜亏高达1900万元左右,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573万元,同比下降221%。我们2008年的主要目标就是全年利润争取达到保本或者少亏。”浙江企业汉帛(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志伟曾对浙江省一位领导概括了企业的情况,“销售年年升、成本年年涨、利润年年降。”

据国家统计局网站资料,9月份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9.1%;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14.0%。1~9月份累计,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8.3%,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12.4%。

在相关政策实施后,2007年开始上升的人力成本加剧。

在成本上升行业名单中,钢铁、石化、消费品、IT行业、房地产、家具、粮食加工、机械制造等众多行业都受到冲击。

据公开资料,今年4月五大发电集团除华能外,其他四家一季度均出现集团性亏损;国资委统计将有七成国有发电企业亏损;还有多家发电上市公司发布了一季度预亏公告。“每年大致10%的煤炭价格上涨导致发电成本上升,但电价控制,”龚炯对本报记者如是说,“但近期煤炭价格有所回落,连云港煤炭积压,显示工业用电减少,工厂开工率不足。”

较少受关注的农机行业由于钢板、焦炭等原材料涨价的影响,生产成本上涨普遍超过20%,高者达23%~25%;其次,劳动力成本也提高了3%左右,二者相加,整个农机行业生产成本提高25%左右。山东五征集团部分产品成本提高甚至高达40%~50%。

再以合俊为例,其2008年中报透露,上半年其货品销售额为386809万港元,比去年的375793万港元并没有下降。但是生产成本于过去6个月持续上涨,其塑料成本上升20%,最低工资上调12%。

扩张太快

“金融危机只是引爆企业资金链压力的导火索之一。”曾伟民对本报记者说。他认为,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等都是外在因素,“最主要原因是不少企业此前扩张太快 ,却缺乏相应的风险管理手段”,好日子过久了的企业正在遭遇周期性风险。

确实,企业在抱怨日子难过时,应该把目光投向自己的身后,最典型的当数房地产行业,仅仅在去年“地王”仍是层出不穷。

根据广东省房协的数据,2007年,广东省土地出让总金额达到1121.71亿元,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仅广州地产巨头就制造为数不少的“地王”:2008年1月8日,恒大员村绢麻厂“地王”,41亿元;2007年9月28日,富力、合景猎德村“地王”,46亿元;9月19日,富力佛山东平新城“地王”,47.05亿元;9月17日,中莱投资科学城“地王”,44.75亿元;9月11日,保利金沙洲两块“地王”,42亿元。

汽车行业也可以提供一些经验。如今,汽车行业特别是零配件和汽车经销商遭受的困难,可以归罪于销售下降、成本上涨等原因,但曾伟民认为也不能忽视此前汽车行业的大规模扩张,“过度扩张,库存的增加直接导致了 流动资金不够”。据公开资料,在2007年底车企宣布的2008年产销计划中,2008年达到或者超过百万辆规模的车企有一汽、上汽、东风(加上收购哈飞的微车产量)、长安集团、大众。“产能运用率达不到60%。”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张伯顺公开表示。

产能扩张大步向前的不只这两个行业,而与此同时的是出口大幅萎缩,这让众多行业苦不堪言。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8月中国汽车出口57531辆,同比下降5.34%,环比下降18%。

欧美发达市场对众多进口需求的大幅萎缩,更是让纺织、玩具等出口导向制造业业绩大幅下降,并大量亏损倒闭。商务部重点跟踪的出口企业前5个月平均利润率仅为1.15。据公开数据,今年中国玩具出口额前8个月51亿美元,同比增长1个百分点,大幅回落近22%。

近日,有关部门宣布,将从11月1日起将部分纺织品、服装、玩具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4%。此次出口退税调整一共涉及3486项商品。前次调整是从8月1日起,中国将部分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由11%提高到13%。

融资困难

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宁波海太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永平一直致力于解决到期贷款的还款期限推延问题,今年以来他的公司资金短缺,资金缺口4700万元,而银行也要求其在明年5月以前,分期分批将2003年一笔贷款偿还。

无独有偶,一家房地产投资企业日前也从银行获准得到一笔贷款投资一个项目,投资于此项目的前期资金已投入,但上周这家公司突然收到银行通知,贷款取消,其前期投入资金打了水漂。

此前,国家信贷实行紧缩政策。受信贷紧缩和出口环境变坏影响,中小企业生存环境困难。总计近800万家中小企业在GDP贡献和吸纳就业等方面在国内起着重要作用。但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小企业倒闭愈演愈烈,据国家发改委统计倒闭数达到6.7万家,其中以劳动密集型的纺织业倒闭1万多家,致2000万工人失业。

近期国家信贷政策出现调整。9月15日,央行宣布下调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这标志着持续近一年的货币紧缩政策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调整。中央财经大学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本报记者说,这对中小企业贷款融资是利好消息,但在目前经济形势下,企业经营风险居高不下,尽管国家政策已进行调整,但商业银行仍有惜贷情绪。

与金融危机随之而来的还有,风险资本的减少。“风投的减少让不少中国IT企业面临困境。”吕伯望对本报记者说,尤其是没有上市的IT企业,风投的减少会让它们突然断炊。好投网合伙人户才和也认可这一观点。

应收账款过高也是导致不少企业资金链紧张的原因。

“出口领域下游企业的大面积倒闭引带作用,应付款拖欠使供应商跟着倒闭。”龚炯对本报记者说。玩具企业合俊的倒下,一大批供应商资金链随之断裂,其实在众多资金链紧张的大企业的背后,都站着这样一群资金链更加紧张的供应商。

最近,不时流出医药流通企业资金链断裂的传闻,特别是那些依靠快批业务起家的企业,因为医院回款较慢而医药企业对回款时间要求较高,巨大的应收账款让医药流通企业压力巨大。汽车经销商遇到也是类似的情况,从生产企业手中转过来的巨大库存让它们的资金链绷得很紧。

Related相关

一定要留有一些钱

最近,达盛投资晏小平告诉其投资的40多家企业,“减少开支,放慢扩张计划,做好准备”,他的判断是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正慢慢出来。

联想投资尽管没有把所有投资企业召集起来,但也和个别企业进行了沟通:一定要留有一些钱,让企业安全。

应对现在的资金链紧张,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邢以群建议,每个企业都应该马上再做预算,检查企业内部资金使用和借贷问题,暂时能不开工的项目就不开工,还要做好一旦还了贷款就不再借得到的准备。

曾伟民认为应该主要把工夫下在平时,提高企业风险管理的水平,而对那些没有事前做好功夫的企业,则注意要采取更灵活的解决现金流的政策, 例如优化企业资源和人员的配置、变卖非核心资产、寻找合作伙伴等。同时还要注意如何留住重要员工, 并关注并购其他企业的机会。

财务人士刘志锋还提醒企业老总,可以不懂财务,但一定要注意企业的当期现金流入以及下一步的现金支出,至少要保证3到6月的现金,对销售人员说的那些“马上要打进公司账户的款项”要保持警惕,以防措手不及。对应收账款应设立专人和回收期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萧瑟寒意大型车企资金链没有断裂之虞?